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牧原道学文化网 中国牧原书画艺术网

命理QQ782269970书画QQ491951601电话13031515785

 
 
 

日志

 
 
关于我

牧原,本名吴昱纬,号牧原居士,1963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秉承家学,笔墨师从二祖父书画大师吴一峰,易学师从三祖父著名命理师吴一坛,以易入画,善多种字体和国画,自创五行风水画,受到易学界、书画界和工商界的欢迎和高度关注,从事主题酒店文化装饰研究,全国多家大型酒店经本人进行全面文化装饰,效果良好,作品具有装饰性、收藏性、文化性和唯一性的特征。职业书画人,命理师,装饰风水文化顾问,五行风水画及其理论创始人.命理QQ782269970,艺术设计QQ491951601 电话13031515785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四篇:说鬼(4)  

2012-10-19 07:51:58|  分类: 牧原通俗命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篇:说鬼(4) - 牧原居士 - 中国牧原道学文化网 中国牧原书画艺术网

 我的邻居小蕊毕业于北京的某高校,大学时和和钢子成了一对恋人,大学毕业后一起来到北京闯荡。小蕊在一家IT公司做小白领,而钢子则自己在家工作,职业:自由撰稿人。在两家人的共同帮助下,他俩贷款在郊区的一个小社区里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结婚了,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小窝不用再飘了。

这个小区所处的地段很偏,周围有很多荒地,又因刚刚竣工不久,所以搬进来住的居民不多。小蕊和钢子也是新搬来的,对周围的环境啊!邻居啊!都不了解。但常常在半夜醒来时会隐约听到女人的哭声。刚开始是小蕊听到的,她告诉钢子自己昨晚醒来去洗手间时听见有女人哭,挺吓人的。钢子说她是自己吓自己,邻居家里夫妻吵架哭闹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嘛!有什么可害怕的。小蕊说:什么邻居,咱家对面有人住吗?钢子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漫不经心的对小蕊说:怎么没有,你经常上班不在家,你不知道,我就碰上过一次,前几天吧,我傍晚买菜回来,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咱家对面的门口,低着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她还跟我打招呼了呢,说是我们的邻居。我没看清她的脸,只看到她穿了一身白裙子,长得挺瘦弱的,头发长长的,还染成了红棕色。小蕊听后下意识的点点头,心里不再那么害怕了。

小蕊的工作挺忙的,单位又离家比较远,所以平时总是很晚回来。钢子做好晚饭,就坐在电脑前一边用功,一边等小蕊回来一起吃。这天钢子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苦苦的想着他这部小说的结尾部分的细节,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钢子看看时间还早,心想;今天小蕊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呢?还没拿钥匙按门铃,难道不是她?那会是谁啊?一边想,钢子一边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她低着头,头发凌乱,身上有些湿漉漉的。她对钢子说:我是你的邻居,我想回家,能帮帮我吗?钢子愣了一下,说:……哦!你是忘记带钥匙了吧,要撬门吗?我不太会呀。钢子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脸色苍白,想是身上衣服湿了太冷了,于是钢子把门开大示意她可以进来,然后往阳台放工具的地方走去,边走边说:你先进来吧,我看你衣服湿了,外面下雨了吗?我找找有没有工具,你要是着急我就帮你撬开。这时钢子已经找到一把得手的工具,拿着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口已经没有人了。奇怪!可能她家回来人了吧!可怎么也不说一声呢?钢子边想着边关上了门。等小蕊回来了,钢子就把这事告诉了小蕊,小蕊拿筷子敲着钢子的脑袋说:你傻呀?还真要去给她撬门啊?要撬也不该是你撬,找物业来撬。钢子想想也是这么个事。

  之后的几天,小蕊和钢子都在夜里隐约的听到女人的哭声,小蕊说: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有多大的冤屈啊?天天晚上哭。钢子说:你别随便评论人家,人家爱哭你也管不着啊。小蕊撅着小嘴不再多说什么了。

  一天小蕊休息,两人在家大扫除。干一会儿玩一会儿,到了晚上,总算忙活完了,两个人也都饿了,小蕊和钢子商量着出去吃。两人收拾穿戴好要出发了,一开门吓了一跳。对面的那个女人就站在他们家门口,还是低着头,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还穿着跟前两天一样的衣服,仍旧是湿漉漉的,她对小两口说:我是你们的邻居,我想回家,能帮帮我吗?小蕊和钢子缓过神来,小蕊对她说:不好意思,我们赶着出去吃饭。这样吧!我们帮你通知物业,让他们派人来帮你怎么样?还没等钢子开口,小蕊就急忙拉着钢子锁上了门,然后又拉着他急忙往电梯口走去,然后回头对那个女人说:你别着急,在这里等会儿,一会儿我就叫他们上来。这时电梯来了,小蕊拉着钢子钻进了电梯里。钢子有些不高兴的问小蕊:你干嘛拉我走这么急,你看她都冻的发抖了,帮帮她怎么了?小蕊急了,说:你真傻啊?让你撬你就撬,你认识她吗?等撬完赖上你,说你是小偷怎么办?猪脑啊?我都说帮她找物业了,费什么话啊?两人不再说话。两人出了楼直奔物业办公室,小蕊说:你去说吧,我在门口等你。"钢子回应了一声就推门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钢子还没有出来,小蕊等的不耐烦了,心想:就这么个事还要说这么久,还撰稿人呢!交流障碍吧?小蕊实在等不下去了,就推门进去了。进了办公室,小蕊看到钢子僵直站在那里,脸色有些难看。小蕊问:怎么了,就一点小事还没有交代明白吗?钢子对小蕊说:你说吧,我就跟他们说不明白了。小蕊刚想再开口,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先她一步说:你们不用再说了,我们不会弄错的,你们对面的702根本没有人住的,好像还没有卖出去呢,怎么会有个女人,见鬼了吧?小蕊也僵住了,她与钢子对视了一小会儿,然后说了声谢谢,就退出了物业办公室。

这个时节应经是初秋了,晚上的风有些凉了。出了办公室,小区院子里的路灯昏昏暗暗的,路边杂草丛生,风一吹摇摇晃晃,真是有些渗人。他俩都觉着背后阴风阵阵,小蕊使劲挽着钢子的胳膊,两个人快速的不约而同的向小区大门外的饭店走去。进了饭店,店内灯火通明,人还挺多的,嘈嘈杂杂的,小蕊和钢子这才觉得身上有一丝暖意。随便点了两个菜,小蕊和钢子又都低着头,小蕊说:那她应该是楼上或者是楼下的住户吧?怪我走的太快了,没问清楚。两个人又都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着对方,像是都想到了什么。他俩一起把头转向了窗外,外面并没有下雨啊,那她身上怎么会湿漉漉的呢?小蕊吓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钢子一脸严肃的看着窗外。小蕊对钢子说:怎么办啊?老公,我不敢回去了。钢子收回刚才严肃的表情,转过头来笑着对小蕊说:别自己吓唬自己,可能她就是楼上的,咱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怎么会见鬼。吃完饭我带你回去,有我在别怕。

  小蕊和钢子吃完了晚饭,走回了家,电梯到了7楼,小蕊有点胆怯,使劲拽着钢子不敢走出电梯。钢子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说:没事的,走吧。有我呢。两人左右张望着,也没见有什么异样,赶快开了房门钻了进去。关上了门小蕊心中总是踏实了些。

半夜,小蕊又被一阵哭声吵醒了。这次和往常不一样,那哭声好像很近很近,好像就在自己家的房门外面。小蕊吓的钻进钢子的怀里。钢子被小蕊弄醒,也听到了那哭声。钢子对小蕊说:你呆这里别动,我去看看。说完,钢子随手摸到床边放着的棒球棒,拎着走出了卧室,向大门口走去。小蕊怎么敢一个人呆着,她跟在钢子的身后,吓的哆哆嗦嗦。走到门边,小蕊和钢子听到那哭声确实是从门外面传进来的,小蕊吓得坐在地上哭起来,哭也不敢大声的哭,怕惊动了门外的那个东西。钢子打开了猫眼,眼睛凑了上去,想一探究竟。他透过猫眼看到一张惨白的脸,眼睛、嘴角、鼻孔里都淌着血,布满出血点的大眼睛,正使劲的睁着,好像透过猫眼能与自己对望一样,吓得钢子从脚底心麻到头顶,连头发丝都竖了起来。他大叫一声啊!也瘫坐到了地上,与小蕊互相抱着哭成一团。

门外的哭声继续,边哭边说:我是你们的邻居,我想回家,请你们帮帮我!救救我吧!呜呜呜呜……我就在对面,求求你们了!呜呜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消失了。小蕊和钢子也因为疲惫和恐惧,相拥着睡着了。当钢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摇醒小蕊,两人赶忙收拾了几件衣物,拿了些必须品,就匆忙的逃出了家门,投奔了他俩的朋友。两人把事情的经过跟朋友叙述了一遍,让朋友帮出个主意,看看怎么对付那东西。钢子的一个哥们虎子说:听你俩这么一说还真挺渗人的呢!她不会是有什么冤情吧?那怎么不投胎呢?小蕊和钢子听虎子这么一说也都觉得奇怪,本来也不认识她,更谈不上害她,那她怎么会缠上自己呢?再一想,那东西好像一直在哀求他们帮忙,也不曾害他们,难道真有什么冤情?钢子决定趁着白天带几个朋友一起回去,到702探探究竟。

  第二天一早,钢子就带着虎子,还有两个朋友回到了自己家。打开家门各屋看看,没有什么异样。他们各自找了把趁手的家伙,就奔向702的大门。

  没费多大的力气,门锁就被撬开了,一行四人互相推搡着进了门。这房子并没有装修,屋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确实不能住人的。四个人互相壮着胆,挨个屋巡视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发现。他们又一起走向了阳台,往外望了望,也没什么异样。钢子掐腰站在墙边,叹了口气说:哎!紧张了半天,什么也没有,这么找也不是事啊!虎子转头望向钢子说到:那怎么办,咱们也没个方向……”还想继续说话的虎子突然愣住了,他望着钢子的身后,使劲的盯着什么看,然后脸都有些吓白了,他指着钢子的身后说:…… ,那是什么?

看到虎子的表情,钢子只觉得背后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缓缓转头看。

  钢子看到自己身后的墙上有几缕头发,很短,不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好像是有头发嵌在墙里,然后微微露出点发梢。钢子认识那头发的颜色,正是跟那个女邻居的头发颜色一样。四个人都愣住了,谁都不敢上前半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虎子缓过神来,打通了110报警电话。

  警察到了,果真从墙里挖出了一具女人的尸体。虽然已经是面目全非,但钢子认得出那身白裙子和红棕色的头发。经调查,这个女人名叫小丽,是外来的打工妹,家住在边远的山区里。因为通讯不方便,所以失踪了很久都没有人发现。害死她的凶手就是这个小区的包工头,他是个已婚男人,却与于小丽有染。怕被自己老婆发现想和小丽分手,小丽不肯,他就把她害死了,砌在了那冰冷的钢筋混凝土之中。

  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小丽的骨灰也要被送回家乡。启程的那天,小蕊和钢子去送了她,希望她能瞑目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